天洋控股“戒酒” 40亿拍卖舍得

  证券时报记者 唐强

  或许终究是有缘无分。在“迎娶”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沱牌集团)五年后,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天洋控股)还是无奈地放手,其持有的沱牌集团70%股权将于2020年最后一天登上拍卖台。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悉,此次股权起拍价格为39.9亿元,较天洋控股上次竞得价格(38.22亿元)略微提高。需要指出的是,作为沱牌集团最核心资产,ST舍得(600702)股价连续创下历史新高,市值达到254亿元,天洋控股间接持股对应市值则超过53亿元。

  “牵手”与“分离”

  皆因拍卖

  12月16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悉,遂宁市聚鑫拍卖有限公司受蓬溪县人民法院委托,定于12月31日上午10时在遂宁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蓬溪县分中心,对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集团70%的股权进行公开拍卖。

  相关拍卖公告并列出了竞买人需要满足的两项条件:1、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规定的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均可参加竞买;2、受让方受让股权后将受舍得集团章程约束。

  天洋控股与沱牌集团的渊源,那还要从五年前的一桩拍卖说起,天洋控股曾经通过拍卖方式竞得沱牌集团控股权。

  时间回溯到2015年1月,射洪县政府启动对沱牌集团进行战略重组,并公开挂牌转让国有股权并增资扩股。在首次挂牌中,沱牌集团以12.19亿元的价格将38.78%股权挂牌转让及增资扩股。但直到2015年3月第二次延期公告期满,仍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上述股权挂牌转让被迫中止。

  四个月之后,沱牌集团再度发布挂牌转让公告,与首次转让相比,直接转让股权数量未变,但受让价格却从12.19亿元上涨到20.32亿元。不过,对接盘方的限制条件则明显降低,对受让方的总资产要求从不低于100亿元降低到不低于40亿元,2012年~2014年连续盈利。

  同年8月19日,沱牌公告透露了中标人,确定天洋控股作为沱牌集团国有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的受让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彼时沱牌集团股权竞价共有四家企业参与,报价次数合计达到203次。最终,天洋控股以每股23.51元的最高价格竞得沱牌集团股权,总价38.22亿元,溢价率超过88%。

  在那次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完成后,天洋控股获得沱牌集团70%股权,而射洪县人民政府依然持有沱牌集团30%股权。

  从更高层面来看,那次沱牌集团战略重组意义重大,是四川省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一宗典型案例。此外,标的成交价较挂牌底价溢价88%,较评估金额溢价213%,也创下四川省国企混改的最高增值额纪录。

  天洋占用上市公司

  近5亿资金

  近年来,中高端白酒市场长期处于高景气度阶段,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舍得自然紧跟大势,经营业绩稳步增长。但自9月22日起,公司被上交所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将变更为“ST舍得”。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舍得酒业此番遭遇,主要是源于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所致,涉及资金合计为4.75亿元。

  今年8月20日,ST舍得便自我“曝光”,经自查,并经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确认,截至到2020年8月19日,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本金4.4亿元,资金占用利息3486万元,合计4.75亿元。

  自查发现资金占用事项后,尽管ST舍得董事会和管理层立即与沱牌集团、天洋控股沟通,督促其制定切实可行的还款方案,尽快归还占用的资金。但直到承诺期限(9月19日)截止时,资金占用方依然未能履约还钱,舍得酒业因而触发“上市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无奈被冠以“ST”前缀。

  同时,主要参与者也正在被相关部门调查中:9月1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已决定对天洋控股实控人周政立案调查;9月17日,ST舍得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已于当日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9月24日,ST舍得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也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

  当地政府再当

  上市公司实控人

  为了维护上市公司利益,ST舍得不惜对天洋控股采取诉讼、资产保全等措施,舍得营销公司已于8月18日向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天洋集团及其关联方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

  9月16日晚间,ST舍得公告,因与建行廊坊分行的债权债务事项,河北省廊坊市中级法院将冻结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集团70%股权。12月9日晚间,ST舍得再发公告,收到沱牌集团来函:因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北京银行长沙分行与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的纠纷,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及湖南省长沙中级法院已冻结天洋控股持有沱牌舍得集团的股权。

  11月26日,ST舍得收到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来函,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集团全部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等由射洪市人民政府行使的函。沱牌集团股权结构并未改变,射洪市人民政府享有表决权和管理权的期限截至天洋控股及其关联公司全额偿还沱牌集团及子公司全部债务之次日或因司法处置导致天洋控股股权丧失之日止。该事项将导致上市公司实控人由周政变更为射洪市政府。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此次权益变动的方式为天洋控股将其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沱牌集团70%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全部委托射洪市政府行使,ST舍得及控股股东沱牌集团的股权结构未发生改变,射洪市政府将持有对沱牌集团100%的表决权。

  ST舍得短期股价

  涨幅2.7倍

  在ST舍得自爆“家丑”后,连续遭遇4个跌停板,股价被打回到27.47元/股。

  但这仅仅是前奏,在9月28日小幅上涨站稳28元/股以后,ST舍得便开启了一轮拉升,股价接连刷新历史纪录。12月16日,在午间传出天洋控股所持沱牌集团股权拍卖消息后,ST舍得迅速封死涨停板,股价达到75.5元/股,这是启动时价格的2.7倍之多。

  对此,有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ST舍得处于白酒高景气度周期中,自身经营状况一切正常,并未受到天洋控股债务所影响,这就是最根本的价值所在;其次,一系列事件公开自爆后,ST舍得已被政府实质上“接管”,天洋控股出局或只是时间问题,这也进一步稳住了投资者的信心。

  根据目前股权结构情况显示,周政旗下天洋控股仍持有沱牌集团70%股权,而沱牌集团则持有ST舍得29.95%的股份,由此天洋控股间接持有该上市公司20.97%的股份比例。截至到12月16日收盘时,ST舍得总市值为253.8亿元,天洋控股所持股权对应的市值约为53.22亿元。

  据天眼查显示,天洋控股集团是一个横跨文化产业、科技产业、互联网金融、产业地产的大型控股集团,房地产是天洋的主体业务板块,而天洋集团缺钱则主要源起于房地产业务。从2020年8月3日~11月10日期间,天洋控股已作为被执行人,遭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蓬溪县人民法院立案5起,涉及到被执行总金额41.85亿元。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致电遂宁聚鑫拍卖获悉,此次天洋控股所持沱牌集团70%股权起拍价为39.9亿元,参与竞拍者需要交纳8亿保证金。与五年前相比,此次沱牌集团股权拍卖,不对竞买人的经营规模、产值、净利润等设置门槛。这或许因为当下白酒行业的高景气度,像舍得这样质地较好的白酒品牌,有很多实力派早已虎视眈眈。

白领性交图